中国疫情影响好莱坞“前景”

0
1166

据《星期日泰晤士报》报道,鉴于疫情考虑,007系列电影《无暇赴死》的中国首映取消。该片计划于4月中旬正式上映,影院到时可能也已经恢复开业。不过,估计不会再有炫丽的全国推广和红毯活动。

疫情对中国电影行业带来了影响,也将开始影响好莱坞。

疫情发生正处于春节,而《紧急救援》、《唐人街探案3》本来期待在假日期间获得约10亿美元的票房。2020年早些时候上映的外国大片本来并未奢望在中国大热,所以疫情对外国影片目前的影响还不是特别致命。《1917》、《乔乔的异想世界》、《小妇人》推迟上映。上述影片虽然在争夺奥斯卡奖,但是人们估计它们在世界第二大电影市场不会取得特别巨大的成就。

游戏改编电影《刺猬索尼克》原计划2月28日在中国上映。该片在美国首映4天的票房达到6,800万美元,其中周五至周日为5,700万美元,美国以外市场票房为4,300万美元(覆盖了理论海外市场的60%)。假设海外首映票房为7,200万美元,整体票房为2.75乘以周五至周日的票房数字,那么估计除中国市场外,该片全球票房可能为3.55亿美元。

蒂卡·桑普特、詹姆斯·麦斯登、本·施瓦茨(为索尼克配音)出演《刺猬索尼克》。

《刺猬索尼克》的预算约为8,500万美元,也无需寄希望于在中国大热,但是,如果该片在华票房能达到去年《口袋妖怪:大侦探皮卡丘》“令人失望”的9,300万美元水平,那么总票房就有望突破4亿美元大关,从而与《魔兽》电影版一决高下,看看谁是有史以来票房最高的游戏改编电影(后者总票房4.33亿美元,在华票房2.18亿美元)。游戏改编电影往往有墙里不开,墙外开的特点。例如,《生化危机:终章》的总票房3.12亿美元,在华票房高达1.595亿美元。此类影片平均表现不佳,好莱坞依然不断制作,这就是原因之一。

米高梅和华纳兄弟公司的《古墓丽影》预算超过9,000万美元,在美国国内票房仅为5,600万美元,在华票房7,200万美元,总票房2.74亿美元。新线影业的《狂暴巨兽》在美国国内票房1.01亿美元,在华票房1.56亿美元,全球票房4.31亿美元。史蒂文·斯匹尔伯格指导的小说改编影片《头号玩家》以电子游戏为中心主题,深入发掘了80年代美国的流行文化。该片预算1.75亿美元,在美国国内票房1.35亿美元,在华票房高达2.18亿美元,全球票房5.82亿美元。如果没有中国票房的贡献,《头号玩家》就可能遭受财务失败。

每出现2到3部《极品飞车》这样的作品(该片全球票房2.04亿美元,在华票房6,600万美元),就会有一部影片表现与《刺客信条》相仿(总票房2.41亿美元,但是在华票房只有2,200万美元)。如果这种规律继续起作用,那么遭遇困境的就不只是《刺猬索尼克》了。皮克斯的《Onward》(除了《寻梦环游记》以外,皮克斯的作品通常在中国都不火)和环球的《隐身人》(一部700万美元的R级恐怖片)也不一定指望在中国市场有多高收入。不过,迪士尼的《花木兰》必然对该市场寄予厚望。这部由尼基·卡罗指导,预算高昂的动作片在中国表现如何?这可能是今年最大的问题。

由刘亦菲、李连杰、甄子丹和巩俐参演的《花木兰》

这部片会如以往一样大热吗?还是说,中国观众对该片的反应,就像对《摘金奇缘》、《别告诉她》一样引不起什么共鸣。如果该片在华表现“一般但也挺好”,成绩就像《功夫熊猫3》1.54亿美元的票房,而不是《速度与激情》那样获得3.92亿美元的票房,那依然达不到迪士尼的期待。毕竟,迪士尼希望该片在2020年成为该公司较突出的全球热片之一。

当然,迪士尼的漫威宇宙作品(如《黑寡妇》和《永恒族》),以及《Onward》、《Soul》、《Raya》、《The Last Dragon》等动画电影已经有高额全球票房,对中国票房的期待只是锦上添花而已。《黑寡妇》在中国人气很高,但是并不将该市场视为生死必争之地。现在依旧如此。不过,中国观众总体对超级英雄单人作品的兴趣还是提高了,此类例子包括《毒液》(2.62亿美元)、《海王》(2.98亿美元)、《惊奇队长》(1.54亿美元)、《蜘蛛侠:英雄远征》(2亿美元),不过其他此类好莱坞影片则并非如此。

自2018年6月《侏罗纪世界:失落王国》取得2.28亿美元佳绩以来,《速度与激情》是第一部在华票房超过2亿美元的非超级英雄主题好莱坞电影。《速度与激情9》虽然有望角逐今年全球票房的宝座,但是只有在华上映才有希望。与《黑寡妇》、《小黄人》、《神奇女侠2》(《神奇女侠》全球票房8.21亿美元,在华票房“只有”9,000万美元)不同,《速度与激情9》需要中国票房取得上佳表现,以备美国国内表现不佳,或/和海外其他地区观众对其兴趣不高。

《速激9》筹备过程一波多折,档期也再三推迟

《007:幽灵党》2015年下半年在华上映时,票房达8,300万美元。人们十分期待《无暇赴死》(由环球影业负责海外发行)4月上映后至少也能有此表现。《幽灵党》全球票房8.81亿美元。所以,如果表现与之相同,即使没有中国市场,预算2.5亿美元的《无暇赴死》也能达到7.98亿美元的票房水平(高于《谍中谍:全面瓦解》7.92亿美元票房的水平;该片在华票房1.36亿美元)。人们也期待道恩·强森帮助他和艾米莉·布朗特《丛林奇航》成为2004年《国家宝藏》以来迪士尼第一部“新的”真人系列电影(就是说,既不是漫威宇宙作品,也不是星球大战作品)。

对于汤姆·克鲁斯出演的《壮志凌云:独行侠》、克里斯·诺兰指导的2亿美元原创科幻动作片《信条》来说,中国市场也极为重要。对于两部影片各自的东家派拉蒙和华纳兄弟来说,两部作品非火不可。同样,索尼的蜘蛛侠系列作品《Morbius》(7月上映)、据称10月上映的《毒液2》也对中国寄予厚望。如果影院重新营业,一切快速恢复正常,我们依然不知道中国观众对超级英雄的热情是否会延续到今年的漫威及DC作品上,还是会对其他大片带来负面影响。

3年前,《加勒比海盗:死无对证》、《金刚:骷髅岛》、《极限特工:终极回归》仅在华票房就在1.6亿美元上下。因此,面对超级英雄大片独霸的形势,该市场弥足珍贵。2020年的问题在于,中国观众对漫威/DC电影的偏爱会否继续对其他好莱坞大片带来负面影响?

Previous article科技HR最注重的5项技能
Next articleOpenSys Technologies诚意推出buySola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